Sicheng’s blog

The Sicheng's blog

记录一下我战胜新冠的过程

感染过程

3 月初的时候,为了🎉国际妇女节我全家去捷克体验了一下滑雪。滑雪场是人山人海,而且也没有人戴口罩。
滑雪完的第二天起床发现喉咙有点疼,脑袋有点晕乎乎的。于是拿体温计一测,37.2度。我心里一沉,该来的还是要来,我不会是得新冠了吧?正好家里有抗原检测剂,我自己捅了捅鼻子,过了 5 分钟,果然结果很 positive(阳了)。

按照德国官方的指引,我这个时候可以去免费的快速检测点再去做一个免费的抗原检测。如果检测出来是阳性,工作人员会给你一个码,你可以在一个网站上免费申请一个 PCR 检测,这样就能真正的确诊你得了新冠了,数据也会被记录。但是好像多数人能得到的医疗服务也就尽于此了,考虑到还要出门去各种检测点,我决定直接在家里隔离,用免疫力和病毒 battle 一下。

隔离生活

我清出了一间房间,把自己上班和娱乐的设备给搬进去,然后搞了一个沙发,正式开始了我的隔离生活。

第二天我的烧就退了,但是还是有一点点咳嗽和疯狂流鼻涕。隔离生活很无聊,每天就是吃饭,工作,然后休息的时候打游戏。
到了四五天的时候,我感觉症状也消失了,但是每天测试还是阳性,我的社会责任感也不允许我去健身房等公共场所,所以隔离其实也相当无聊的。最终,在第 5 天的时候,我的测试结果转阴了!
整个过程中,我没有吃药,饮食也没有特别安排。但是平时的蛋白粉和鱼油还是坚持每天摄入。据说,当免疫力和病毒斗争的时候身体会需要蛋白质来产生抗体。我之所以隔了将近 3 周才写这篇文章,主要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后遗症。目前观察到的有一两天自己有时候会无缘无故的咳嗽,而且鼻子感觉有点塞,除此以外明显感觉。
在写这个文章的时候,德国每日新增大致是 20 万,有 2160 万人感染过新冠。德国 8000 多万人口,等于是 25% 的人口感染了新冠。
图片
实际上的数据只可能更加高,很多人可能得了不主动测试的话,可能觉得自己是感冒。或者自己是阳性了,嫌麻烦根本没有走政府流程去上报的。比如我,就没有给这 2160 万做贡献。😅
图片
4 月份开始,德国各个州决定自己要不要继续防疫措施,很多州都取消了戴口罩的要求了。周末去看了一个电影,电影院里面不戴口罩的人明显比戴的人多。有些国家更加过分,我暑假想去冰岛旅行,冰岛的官方网站上说:冰岛已经不采取防疫措施了,游客打不打疫苗都行。😅

我的感想

我从 2019 年开始一直没有回过国,经历了德国防疫的各个阶段。2020 年初的时候,德国从武汉撤了一批侨。当时德国人也是非常严格的,飞机落地以后马上把所有人送到一个地方去隔离。但是千防万防,防不住人员流动,旅游。最终德国也是每日新增很多,然后搞了 Lockdown。学校停课,餐馆直接不营业。接着疫苗出来了,就强力推疫苗,比如没有打疫苗,很多地方不能去。到了 2022 年,各种政策又开始慢慢放松了。这一段时间感觉就是政府从严到松,然后强推疫苗让民众慢慢建立起免疫力的过程。当然有些有基础疾病的老人,在这一波就被带走了。我本人打的两针辉瑞,加强针打的莫德纳。虽然最终感染了,但是靠自身加疫苗抵抗力,由阳转阴。所以感觉充足的免疫力加休息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要是第一天我发烧的时候不是在家睡觉而是到处跑来跑去去检测的话,可能又是另外一种结果了。最近国内上海疫情也挺严重的,也有很多声音说我们应该搞“共存”。其实我觉得政府采取什么方式来应对新冠病毒,都是基于自身社会的文化和条件。比如在德国,看病都是层层分诊,一些小病直接去家庭医生那里给你看了。如果家庭医生看不了,会给你写个转诊单,让你去专科医生那里。专科医生再根据需要联系医院做手术。另外,在德国医生也不轻易开药,我刚来德国的时候,冬天经常感冒。我就去我的家庭医生那里,他只是说这是病毒性感冒,然后问我要不要开病假条给公司。开药是不可能的。唯一的一次开药,是我喉咙疼的实在受不了,我张开口给他看,说我扁桃体都有血了,然后他给开了一盒药。我当时以为是什么高级货,结果拿回家一查,就是阿莫西林。

过了一两年,我的免疫系统适应了,我感冒的次数少了,即使感冒我也懒得去找家庭医生开病假条了(生病 3 天以下不需要给公司病假条)。

但是我很难想象在国内这种方式能行得通。想象如果家里有老人或者孩子感染新冠然后发烧到 38 度,然后医院说你在家休息,多喝水就好了,估计没有人会接受吧。最后,就像高考数学一样,一道大题往往有多种解法。我希望所有的解法都能得出正确答案。

2 thoughts on “记录一下我战胜新冠的过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